华尔街日报: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巩固5月加息50个基点的预期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暗示该央行可能在5月份会议上加息0.5个百分点,并表示之后可能需要进行类似幅度的加息以降低通胀。

继美联储3月份决定将利率从接近零的水平上调25个基点后,若5月份再度加息,将是美联储自2006年以来首次连续两次政策会议上调利率。50个基点的加息幅度将是2000年以来的首次。

美联储已表示将在5月3-4日的政策会议上正式宣布于6月份启动缩减9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的计划。这旨在与加息双管齐下,取消刺激举措,以缓解处于40年高位的通胀压力。

鲍威尔周四表示,他认为采取比美联储最近步伐稍快的行动是合适的。他还认为,把较大力度加息放在加息周期前期的想法值得考虑。

鲍威尔周四下午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主持的一场与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的小组讨论会上发表了上述讲话。这是鲍威尔在美联储5月3-4日政策会议前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部分委员此前的表态已令市场更坚定了对于美联储5月会议上将加息0.5个百分点的预期。多位美联储官员已近乎一致暗示,希望快速将利率提高到一个更为中性的、不再起到刺激作用的水平,其中包括美联储副主席职务任命正等待美国参议院批准的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纽约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斯(John Williams)上周表示,5月份加息0.5个百分点是一个“非常合理的选择”。

最近几周,利率期货市场上的投资者已在押注美联储将在未来两次政策会议上各加息0.5个百分点(即50个基点)。鲍威尔说:“市场正在对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做出反应。整体而言,市场的反应恰当。”但鲍威尔也表示,他并不是在对任何特定的市场定价情况都表示认可。不过,他总结道,加息50个基点将是5月会议讨论的内容。

IMF周二表示,由于乌克兰战争的影响波及全球,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大幅放缓。这对许多已在努力应对新冠疫情以及通胀和利率上升的国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IMF预计今年全球经济增长3.6%,增幅低于去年的6.1%。这一新预测较IMF今年1月份的预测低0.8个百分点,较2021年10月的预测低1.3个百分点。

IMF在其最重要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报告中还将2023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3.6%,较1月份的预期低0.2个百分点。

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并非大宗商品主要出口国,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还背负了更重的债务负担,这些经济体越来越容易遭受三重暴击:食品和能源价格的上涨、中国为抗击新毒株而恢复封控对供应链造成的干扰,以及眼下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冲击。

与此同时,欧洲可能面临俄乌战争影响以及西方国家以金融制裁孤立俄罗斯的做法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欧元区3月能源价格环比上涨12.5%,同比上涨44.7%。食品价格也在快速上涨,3月份环比上涨0.9%,同比上涨了5%,部分原因是出于对小麦和植物油短缺的担忧,俄罗斯和乌克兰是这些产品的生产大国。

英国国家统计局上周公布,3月份英国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上涨7%,高于2月份6.2%的通胀率,并创下1992年3月以来新高。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周四未承认该央行可能在7月份加息。她说:“这将由数据来决定。”她将欧洲和美国的高通胀情形进行了对比,指出美国的劳动力市场要强得多。

鲍威尔警告说,美国劳动力市场的供需失衡日益严重,一些经济学家担心这可能会引发工资-物价的螺旋式上升,随着劳动者要求更高的工资,通胀也将上升。

2019年7月,在失业率降至3.5%这一半世纪低点、而通胀率低于美联储2%目标的背景下,鲍威尔对有关劳动力市场可能过热的担忧不以为然。他说:“要说什么东西热,先得看到一些热量才行。”

如今,工资增速达到多年来最高水平,同时劳动力市场快速变得紧俏,失业率从去年6月的5.9%降至今年3月的3.6%。鲍威尔称,劳动力市场过热,而且是不可持续的火热,美联储的任务是改善劳动力市场状况,使得供需更加平衡。

美国劳工部定于4月29日公布第一季度一项广受关注的劳动力成本指标。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 & Co.)的经济学家估计,美国商务部定于4月29日发布的美联储青睐的通胀指标将显示,3月份不包括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项目的核心物价指数同比上涨5.3%,涨幅低于2月份的5.4%。

鲍威尔称,美联储现在的重中之重是降低通胀。他说:“物价不稳定,经济就无法正常运转。”

美联储正试图引导经济实现软着陆,所谓软着陆是指经济增长放缓到足以压低通胀的程度,但又不至于矫枉过正、造成经济衰退。鲍威尔说:“我认为在美联储没有谁会说这是简单或者容易的事情。这将极具挑战性。”

在为另一场周四上午的会议预先录制的讲话中,鲍威尔颂扬了美联储前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创下的范例:20世纪80年代初,为遏制通胀,沃尔克曾大力加息。

“沃尔克主席明白,通胀预期在通胀持续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鲍威尔说。“因此,他当时必须双线作战,既要像他所说的那样,屠‘通胀之龙’,又要打消公众的一种观念,即通胀高企这一现实虽然令人不快但却不可更改。”

“他当时必须坚持到底,”鲍威尔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