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美移动即将SPAC上市,对话CCV周炜:技术创业须找到好的商业化落地场景


文:IPO早知道

据IPO早知道消息,玩美移动(Perfect Corp.)于北京时间3月3日宣布已与SPAC公司Provident Acquisition Corp. 达成合并协议,预计将于今年第三季度以“PERF”为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根据合并协议,玩美移动本次SPAC上市的对应估值约为10.2亿美元。此外,本次合并预计将为玩美移动筹集3.35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5000万美元的PIPE、5500万美元的FPA以及Provident以信托方式持有的2.3亿美元。

成立于2015年的玩美移动主要通过AI、AR开发美妆、时尚产业SaaS科技服务,具体解决方案包括3D脸部和手部建模、AI肌肤检测和模拟、AR影像支援咨询、实时虚拟产品试用以及个人化脸部特征侦测与推荐等。

通俗来讲,通过玩美移动的产品,用户可以随时、随地试用化妆品和护肤品,而不再需要坐在镜子前,花10分钟打粉底和涂口红,不喜欢这个妆容后花5分钟擦掉它们,之后再花10分钟新一轮化妆。

截至目前,玩美移动的企业科技服务解决方案覆盖全球20大美妆集团中的19个,并与全球超80个国家的420多家美妆品牌达成合作;而玩美移动旗下App在全球范围内则已有超9.5亿次下载每年虚拟产品试用100亿次

在美妆和时尚领域的基础上,玩美移动现逐步开始为眼镜、美甲、腕表、珠宝和时尚配件等行业的品牌提供类似服务。

除了品牌端的合作外,玩美移动同样与阿里旗下的天猫淘宝彩妆Google、YouTube、Snapchat、Instagram等平台达成合作,以通过调用试妆工具帮助平台(上的品牌)更好地吸引、互动、留住消费者。

财务数据方面。2018年至2020年,玩美移动收入复合年增长63%;至于对SaaS公司较为核心的净美元留存率(Net Dollar Retention Rate)上,2018年至2020年玩美移动的平均净美元留存率为155%;而2017年至2020年的平均年客户留存率则为94%。

玩美移动创始人兼CEO张华祯表示:“玩美移动推动了美妆和时尚产业的转变,以全球领先的AR、AI SaaS科技服务,开拓出创新的消费历程。同时,不论品牌规模大小及各种顾客接触渠道,我们的创新科技均能提供品牌消费者有趣、便利及个人化的全方位购物体验。”

“目前,提高全方位消费渠道渗透率、环保意识高涨及日益关注ESG的消费趋势,为我们提供了助力,加速我们的成长及服务使用率。与Provident的合併,让我们得以进入公开资本市场,吸引更多世界级投资人、增强企业治理、拓展市场、扩大AI及AR技术发展,以及探索未开发领域,例如时尚相关的其他产业和玩美技术之于元宇宙的应用。”张华祯补充道。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本次PIPE的投资方包括香奈儿CHANEL、资生堂SHISEIDO等国际美妆大牌以及Snap等头部社交平台

在此之前,玩美移动还曾获得阿里巴巴、高盛、创世伙伴CCV等知名机构的投资。其中,创世伙伴CCV在2017年独家投资了玩美移动的A轮融资,并在之后持续加码。

创世伙伴CCV创始合伙人周炜指出,玩美移动是一家AI技术扎实、落地场景清晰、商用推进较快的公司。

表面上来看,玩美做的这件事似乎比较容易;但要通过AI技术做出一个真正可以帮助消费者做出购买决策的产品,就是非常高的‘护城河’。”周炜强调,“到今天为止,玩美一直在夯实它的技术基础,这也是为什么它做这么长时间技术越来越领先,竞争对手越来越少,这是它的一种不同的做事风格,未来的想象空间仍然非常大。”

在玩美移动披露SPAC计划后,IPO早知道与周炜进行了一番交流。

在本次交流中,周炜分享了彼时投资玩美移动时的核心逻辑、对玩美移动上市后的期待以及其在投资技术类公司时,如何去判断商业化落地场景的可行性。

这里不妨补充一点,除玩美移动外,创世伙伴CCV同样是AI医疗公司「数坤科技」的早期投资方,其正处于香港IPO的推进过程中。此外,创世伙伴CCV还投资了酷哇机器人、劢微机器人、快仓智能、中科原动力等机器人公司。

以下系IPO早知道与周炜的对话节选:

Q:2017年选择投资玩美移动的核心逻辑有哪些?

周炜:我们一直认为,在中国AI必须要找到非常好的商业化落地场景,这是我们当时投资的底层核心。包括我们之后投资的数坤科技,其实也是出于这个逻辑。具体到玩美这个公司本身来看:

其一、在技术层面。当时不少公司都在尝试AI在美妆领域的应用,看上去这件事好像也并不难,但真正要实现商业化落地应用,包括与化妆品品牌合作的话,只有各方面技术都非常强,才能帮助消费者做出购买决策。

通俗地讲,就是你呈现出的效果和在现场柜台上试妆的效果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这种购买决策才不会让买家秀和卖家秀出现比较大的差异,进而真正帮助化妆品品牌实现销售。

这个团队在技术上已经打磨了非常长的时间,是我们能看到的最强的一个团队。

其二、在应用场景上。其实我们当时设想过几个场景:第一个场景是消费者在商店购买化妆品时,一旦人多的话柜姐就应付不过来,品牌因此就要丢失一部分的销售。我们当时称之为“魔镜”,基于玩美的技术和类似于智能iPad的结合,让消费者现场就可以在这个镜子上试一试。第二个场景是消费者自己直接在手机上用镜头使用,实现购买决策。这件事无论是玩美直接做,还是跟化妆品品牌合作都具有可行性。第三个场景则是家庭场景,类似智能化妆台、智能化妆镜的形式,这个暂时还没尝试。

从结果来看,在柜台端,玩美已经和全球几乎所有的一线化妆品品牌都达成了合作,基本上玩美也是这些品牌在这个层面唯一的合作对象;在平台端,我们完成对玩美的投资后也帮它做了一些资源对接——在天猫、淘宝上,如果消费者想试一试化妆品的效果,可以调用一种技术进行试妆,上面就写的是Powered by Perfect,玩美目前是唯一的技术提供商。除天猫、淘宝外,Google、Snapchat等平台都已经和玩美达成了合作。

一句话总结的话,玩美是一家AI技术扎实、落地场景清晰、商用推进较快的公司。这个和我们当时投他们时的预测和判断基本一致。

另外补充一点,除技术外,这个团队也非常的国际化——CEO在美国和亚洲做过大公司和投行的高管,后来在台湾的高科技技术公司也做了多年高管。尤其是在奢侈品和化妆品行业,你CEO身上的这种范儿能不能让国际大牌接受和信任也颇为重要,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沟通与合作。

Q:从15年成立到现在,玩美做这件事做了6年多,长期来看的“护城河”是什么?

周炜:表面上来看,似乎这件事非常容易;但要通过AI技术做出一个真正可以帮助消费者做出购买决策的产品,就是非常高的“护城河”。毕竟,这不是一个对着摄像头、在脸上弄个腮红玩一玩的产品。

早些时候,个别手机厂商也尝试过类似的产品,没多久就放弃了;另外之前加拿大有一家叫做ModiFace的公司和玩美存在一定竞争,但在2018年被欧莱雅收购后只为欧莱雅提供服务。

从这个角度来看,玩美的壁垒是相当深的,这也是为什么当今全球几乎所有的一线化妆品牌都和玩美合作。

我对AI技术的一个理解是,并不是拥有一个好的底层技术,就可以马上超过别人。换句话来说,AI技术在任何一个行业的应用,实际上都有一个让AI学习的过程,以及对行业理解和knowhow的过程,才能最终真正实现商业化落地

无论是玩美还是数坤,甚至几乎所有这种类型的公司,它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壁垒就是在技术上形成了所谓的lead time advantage,这个lead time又相对来说比较长。

Q:在完成上市的里程碑后,玩美下一步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周炜:这个团队做事比较踏实,过去这几年的增长非常快,接下来预计也能保持非常不错的增长。

目前来看,玩美的收入大部分来自和化妆品品牌的合作,在线上、即销售API的调用这块,玩美尚未完全发力。举个例子,天猫上的店铺现在是自愿要不要调用这种技术,一旦天猫、淘宝、乃至京东上的化妆品店铺都开始调用这种技术,这块的增长势必也非常快。

其次,玩美还有一些To C的产品,在全球也有几亿用户,目前是不收费的——用户可以用不同品牌的各种化妆品在自己脸上试试效果,但玩美暂时没有直接提供销售链接。如果玩美接下来考虑变现的话,完全可以和品牌实现电商的合作销售。

另外,化妆品是一个比较难做、甚至可以说是最难做的品类,玩美的产品放在服装、墨镜、首饰等品类上其实也都可以实现相当不错的效果。

可以说,到今天为止,玩美一直在夯实它的技术基础,这也是为什么它做这么长时间技术越来越领先,竞争对手越来越少,这是它的一种不同的做事风格,未来的想象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Q:站在CCV的角度来看,为什么在17年的时候选择投资了玩美这样一个To B的产品,那个时候不少机构都是投To C的品牌?

周炜:这可能是由我们团队风格决定的。当时某些品牌做得也非常好,甚至增长可能更快。

我们团队的大多数人都是理工科背景,我们还是希望投到更多“以技术改变生活”的公司。

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可能在纯To C品牌这块的认知和判断能力没那么强,但在对技术的判断力上我认为我们是足够强的,以及对技术在落地商用上的模式判断这块也是非常强的。

基于上述几点,我们更倾向于投技术打底的这类公司,这是我们更擅长做的事情。

Q:在投技术类公司时,怎么去衡量商业化的可行性?

周炜:无论是投AI的项目,还是投机器人的项目,我们一贯坚持和明确的一点就是:落地场景是不是足够清晰,以及在具体的场景下,是否可以尽快商业化

我们是这么看中国的优势的——我们还是要判断中国和中国的整个产业链,以及中国企业家的优势。

大多数时候,硅谷的做法是一个技术的成熟度达到95%、96%、97%了,才把产品推向市场。中国的创业者的做法是,一个技术成熟度达到60%、70%,就开始尝试性通过人和AI结合的方式,提供一个产品,来解决当下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再等好几年等这个产品完全成熟

从这个角度来看,就存在一个时间点的问题——你有一个AI技术,你想在某个领域提供服务,其实就是你的AI技术进入到这个行业后,要帮助这个行业解决它迫在眉睫的问题,我们称之为瓶颈问题。简单来讲,就是行业自己解决不了,技术进入来帮它解决,这是我们投技术的一个核心逻辑。

回到玩美来讲。我们之前投过京东,看到电商的趋势非常明显,而线上的化妆品销售又受限于效果的呈现,这个瓶颈一直没法打破,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完整、完美体现真实使用效果的AI产品;线下同理,柜姐的招待不周就要影响销售额。

这就是所谓的强需求,而技术又可以帮它打破瓶颈。我们在投之前也和很多家化妆品公司聊,他们对这个事情的开放程度和需求的迫切度,以及手机硬件技术的支持,各方面都已经达到了这个水准。在这个时间节点,只要技术扎实,就可以落地,就可以马上实现商用。

我们投数坤也是类似的逻辑——目前国内好的影像科医生不够,而且小城市医院的影像科又时不时地发生误诊,数坤的价值就相当于瞬间提供好医生的供给。我们这段时间投机器人也是一样的逻辑。

总体来说,技术的成熟度,整个链条上的相关参与方对这个技术的接受度、以及爆发的时间节点是否将要到来,这几个都是非常核心的因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