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寒冰:局中局,骗中骗,一个可怕的假设……


徐州第四份报告出来后,很多善良的人都认为,“锁链女奴”事件终于迈出了重要一步。都在安静地等待第五份报告。

然而,人们等来的却是更加令人震撼的披露:有人找到了董某与杨某侠的结婚照(下图)。任何正常人都能看出来,照片上的人,不是锁链女。

   同时,有记者到云南省福贡县子里甲乡亚谷村调查,当地人说,没有见到有外地人来组织调查小花梅的事。

谎言再怎么编,编得再怎么圆满,也终会露陷。

揭穿的不仅仅是谎言,热心人的刨根问底,还在不断带出更加令人感到惊悚的事实。

杨某侠是“小花梅”但不是锁链女,或者说,董某“买”回来的女子是“小花梅”,但不是锁链女。

从公开信息来看,现已52岁的锁链女杨某侠在1998年与董某结婚,23年内,先后生下8个孩子,最大的23岁,最小的才1岁8个月。杨某侠在50岁的高龄,在如此恶劣的虐待之下,还能生育这个小的吗?那么,接下来:

   第一个问题

“小花梅”的身份安插在了锁链女的头上。那么,“小花梅”在哪里?

这是一个不寒而栗的问题。

一种可能性是:“小花梅”被藏了起来——这种可能性很小。

另一种可能是,“小花梅”已经被虐待致死,然后,董家“买”回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充当“小花梅”,既掩盖杀人的罪行,又继续利用这个“移花接木”或者假冒的结婚证,以一个看似合法的幌子,蹂躏一个花季少女,充当其泄欲和繁衍后代的工具。

但是,假设这是真的。那么,董某要买通一系列的人为其遮掩其杀人的罪行,而且,“买”回来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四邻皆知,难度是很大的。当地也没有任何理由和动力,为其说谎。那么,由此引申出另一种可能性:

“买”回这个漂亮女孩子的,可能并非董家那么简单,而是有人或者几个人合伙“买”来但不敢带回家,而是“寄存”在了董某家,或者,蹂躏够了,转手“卖”给了董某家,而董某借机掩盖自己虐杀“小花梅”的罪行。双方互相利用。这个人或这伙人,才是足以制造这一系列罪恶和谎言的源头。这个人或这伙人是谁,我不知道,但他们有足够的动力或者资源去制造谎言。有一句话:人可欺,天不可欺!

这是一种基于当下各种信息的合理性推测。但愿我的假设被推翻,但经验或者现实是,很多假设往往成了结局……不希望如此,却不能改变悲凉的真实。

   第二个问题

锁链女是谁?

有人早就把李莹与“锁链女奴”的照片放在一起比较,人们凭常识、凭眼力就能看出来,两者的惊人相似之处。“锁链女”的叔叔李大成基本确认她就是自己失踪多年的侄女李莹!他写了一封公开申请书寄交公安部门,请求做DNA鉴定,但未得到回应。

锁链女没有疯。她说过的话: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

“这一屋子全是强奸犯!”

“放俺走吧!”

每一句话,逻辑都是清晰的。包含着血泪的控诉,包含着无助的乞求,也包含着哭天无泪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是多少普通人都曾经感受过体验过的!

局中局,骗中骗,在遮掩案中案。

很多人关注“锁链女”,不仅是因为我们这个民族血脉中流淌着的善良和爱,更是因为一种本能的同情和防范意识:我们跟奥运冠军相差十万八千里,但跟“锁链女奴”之间,只差一根锁链而已。那根冰冷的锁链,可以随时从天而降,套在你我她的脖子上,也可以套在我们的孩子、我们亲人或朋友的孩子脖子上。

这是一种巨大的哀伤,也是一种巨大的疼痛。

我们用这个时代仅存的悲悯,呼唤真相,追寻正义。这种悲悯是我们这个民族灵魂中的标志。尽管,在很多人比如董某以及帮助董某说谎的人身上,已经荡然无存,但在很多普通人心中,依然顽强地跃动着……这是我们区别于禽兽和人渣的标志。

试图遮掩是徒劳的。文可以删,人可以抓,但良心跳动的声音,谁也遮掩不了……

为了不让那根锁链,套在我们孩子和亲人的脖子上,我会一直走下去……

向所有捍卫正义的朋友们致敬!

于2022年2月16日早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